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汽车电子电气架构发展论坛2020!

长城蔡徳暄:软件定义汽车的基础是硬件

发布日期:2020-08-23

GRCC 汽车电子电气架构创新发展论坛 今天 

手机阅读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现阶段,在数字化、智能化时代的驱动下,汽车产业正在加速变革。面对未来汽车行业巨变,长城汽车率先提出自我革命,并在此前发布了“柠檬、坦克、咖啡智能”三大技术品牌,并重磅推出了首批“科技长城专家天团”。


实际上在智能化领域,长城汽车已经深耕多年,以硬核技术打造了诸多面向未来的智能化产品。当汽车进入智能化时代,消费者所关注的已经不仅是加速、操控这些机械指标,车辆的智能化、数字化体验感受变得更加重要。早就洞察到这一点的长城汽车,在今年4月成立了一级部门“数字化中心”,并下设了专门的用户体验中心,也开了汽车行业内的先河。



基于此背景,日前我们与长城汽车技术专家团成员之一,也是长城汽车产品数字化中心、用户体验中心主任蔡徳暄进行了一场对话,其全面讲解了长城汽车在智能化领域掌握的科研实力,以及对于未来的发展规划。


设立用户体验中心在汽车行业内尚属首次,蔡德暄表示,长城汽车之所以设立这个部门,就是要以用户为中心,对用户使用整车的全生命周期进行管理,因为在长城汽车看来,卖出一台车给用户,并不是车企与用户交易的结束。


“之前汽车行业的普遍做法是把精力放在怎么样完成汽车的SOP,打造一款产品目的就是最终把所有权和使用权从车企转化给消费者,但是长城汽车的理解是,实际上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转化才是我们对用户提供用户服务的开始。”


所以长城汽车引入了ULM(用户体验全生命管理)的概念,从用户所有权和使用权发生改变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使用汽车产品整个过程中,都会做基于用户体验的用户运营。


蔡德暄进一步解释道,根据他们的研究分析,用户的整个用车周期分为七个过程,对应着27个场景,而全过程中用户在车内能做的所有汽车相关行为有139个。用户体验中心要做的,就是去分析用户在什么场景下基于什么需求使用了什么功能,这个功能给用户带来了怎样的体验,再用这样的范式对整个用户体验进行管理。


在这其中,智能化体验是重要环节。长城汽车推出的“咖啡智能”品牌,提出了生活注入技术的价值主张,以及双智融合的概念,从用户使用场景中把智能座舱和智能驾驶融合起来。


对于用户来说,我们不需要去理解这些技术名词是什么意思,比如什么TJA、TJP、LKA、ACC、AEB等等,我们只需要知道,通过双智融合,在我们驾驶长城汽车产品的过程中,遇到了怎样的情况,车辆就会主动推送相应的功能给我们,让我们的驾驶变得更加便捷、高效、安全。



对于未来真正的智能汽车,蔡徳暄也表示要满足两个条件,一个是通过技术手段减少用户参与驾驶过程,车厂把基本属性做的越来越好是第一个要点。第二,是可生长汽车,用户在拥有所有权的一瞬间到汽车整个生命周期中功能一直在增长,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汽车。


一辆可生长的汽车,并不是自己就能够独自成长,这背后最重要的就是车厂的运营能力,此前业内人士也表示,未来的汽车,重在运营



科技是竞争基础


当然,除了从用户层面对未来汽车实现全生命周期运营外,自身的科技实力也是能够在未来行业巨变中,能够屹立不倒的基础。


总的来说,长城汽车一直奉行过度研发**投放的原则,长城汽车从装载比率来看有超过45%的车型搭载了L2级别的智能驾驶,特别是刚刚在成都车展发布的B01、B06。


在车联网应用方面,长城汽车旗下的WEY品牌、哈弗品牌、欧拉品牌、长城皮卡实现了60%以上的车辆都是联网。在明年长城汽车将100%的车辆都会保证车在线的情况。


从历史上来看,长城真正开始做智能驾驶的研发是从2009年开始,最近长城也孵化了毫末智行自动驾驶企业,毫末智行已经拿到了物流行业的定单,定单数量至少达到了可支持规模化生产的程度。


上个月,长城汽车发布了三大技术品牌,即柠檬、坦克和咖啡智能。其中,咖啡智能对长城汽车来说是整车智能化的品牌,涵盖高感知的内容,从物理的角度涵盖了智能座舱、智能驾驶以及全新电子电器架构,是面向未来的智能系统,也是长城汽车从汽车企业向全球化出行科技去转型的数字引擎。



具体来说,蔡徳暄表示,智能驾驶方面,长城汽车坚持走自主开发的路线,基于“咖啡智能”系统L3级别的智能驾驶,在明年会有一部分功能应用到整车中。


电子电气架构上,长城汽车会有3.5到4.5的全新电子电气架构,支持千兆以太网、5G、V2X。当然,全新的电子电气架构的研发,其实是为了做好硬件的基础。


在蔡徳暄看来,虽然软件定义汽车很多人都在说,但软件定义汽车首先是要有硬件基础的,不只是指具体的物理基础,还要你的汽车内组织架构根据软件定义汽车去做变更,这才有可能达到目的。


对于未来,蔡徳暄表示,整个智能汽车的转化应该大致分成三个阶段,


1.最初所有的驾驶都是用户来完成的,2.车辆可以在某些特定场景下提示用户,主动说其现在可以帮用户做一些事情,

3.当积累了足够的数据,利用存量用户私域流量小数据不断的优化生态和人工智能技术,这样就会进入第三个阶段,即用户对驾驶过程的参与最大量的减少,可以有大量的时间用来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在,真正增值的事情。


现阶段,“咖啡智能”应该是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转化,第三阶段是人类可以完全脱离开驾驶行为,不需要和车辆的物理移动发生任何直接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长城最终的目的是要成为出行科技公司的原因。


车云小结:


时代变革之下,长城自我发出呐喊:“长城是否还能活得过明年?”为了自救,长城提出自我革命,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长城汽车不仅设立了双中心制度,发布三大技术品牌,还从内部组织架构上进了彻底的改革,面向未来,长城正在艰难自救,未来如何,值得关注。


文章来源| 车云网



相关文章

长安汽车张杰:软件定义汽车,驱动产业新变局
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TO蔡建永:计算与通信架构驱动软件定义汽车
软件定义汽车(第四集): 谁是最后玩家?




SELECTED EVENTS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长按二维码申请加入 EEA 技术交流群/ 


我就知道你“在看”


  • 电话咨询
  • 021-22306692
  • 15021948198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