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汽车电子电气架构发展论坛2020!

华为的CC架构和HPC的发展主导权

发布日期:2020-07-20


朱玉龙汽车电子设计

2019-10-27 12:07:35

手机阅读

 

我简单的谈一下最近整理的信息,我个人的判断,在这一轮的 EE 架构、HPC 车载性能电脑、汽车软件 OS 开发和车辆后台的建立中,中国的车企会进入一轮系统性的整合,由类似华为这样的企业提供解决方案有点怪。


首先整理一下在 2019 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华为的材料“一个架构为基础、三个平台为发展重点、联接和云服务并举”

 

 

从架构的角度来看,主要是包含 MDC 智能驾驶平台、CDC 智能座舱平台和 VDC 整车控制平台,其实是三个域控制器为主体(后续升级成 HPC)


MDC 智能驾驶平台:昇腾芯片+智能操作系统,自研激光雷达和毫米波雷达;合作伙伴开发算法和应用


CDC 智能座舱平台:麒麟芯片+鸿蒙 OS


VDC 整车控制平台:开发 MCU 和整车控制操作系统,开放给车企进行差异化的整车控制


这三个定义好,整体的软件层面的技术架构和硬件技术架构基本都是跟着华为来走,无非其他车企在上面做点标定,修改一些根据车型的差异做点优化

 

 

我觉得,这块大众其实做的很早,这个事情筹划已经 5 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从大众开始的 MEB 汽车架构和汽车电子电气架构开始,欧洲的几家汽车企业(大众、宝马、奔驰和沃尔沃)就开始了在汽车 EE 架构和新的基于车载高性能计算平台上的开发工作。

 

 

这里面还分两种分化


1)分成三个 HPC:自动驾驶 HCP、基础 HCP、信息和通信 CP,应该说除了动力总成和底盘的部分内容还是传统延续的以外,其他大部分的功能都整个花时间仔细梳理了一遍,这些大家都是很清楚的

 

 

以 BMW 为例,自动驾驶这块能相对走量点的可稳定的和量小的都基于不同的操作手法来搞的,id PAD 用来处理 TAF(Autonomous Driving)、High PAD 处理 HAD(Highly Autonomous Driving)、Ultra PAD 处理 FAD(Highly Autonomous Driving)

 

 

这个共识,在《HPC Diagnostics List of Use-Cases for Standardization》这份文件里面也是有比较清楚的展示的


The purpose of this document is to define a common understanding of diagnostic use-cases for automotive HPC*) devices, which are deemed worthwhile for industry-wide standardization. The use-cases define a specific, diagnostics-related work situation within a vehicle's lifecycle, their fundamental requirements, to-be-standardized interfaces, and their reasons for standardization. This might also include initial ideas and concepts, how the use-cases could be implemented in a future standard. The diagnostic use-case descriptions, together with an architectural overview description of HPC-diagnostics, shall then serve as input for the ASAM proposal process. 


HPC 的导入意味着,所有的通信连接、诊断、虚拟化软件的设计,都得围绕这个东西创建


HPCs allow for: 


• multi-core, multi-threaded computing


• virtualized ECUs sharing resources on the same hardware 


• high band-width low-latency communication to other HPCs (e.g. via Automotive Ethernet) 


• complex operating systems  


• complex software and AI-engines that are far beyond regular control functions of today’s ECUs 

 

 

Elektrobit 给出的 Potential HPC Architecture – SOP 2019,也是目前达到的相对成熟的软件架构的形态。

 

 

2)把这三个合在一起,索性做一个非常完整的大的全的 HPC,这个主要是在一些相对小的销售基数上可以这么做,因为面对大的销售基数做一定的分割比较好


所以我觉得,华为跑出来说我不造车,但是我把架构给你们定义好(目前这个算是行业内有共识的方向和实现形式)、平台我来引导开发(芯片和软件我来设计)、网联和后台我可以提供(这个有优势不假,但是里面涉及到大量的数据问题)。这种潜在的分工条件,其他车企能干啥呢?

 

 

小结:我最近在听左传的故事,我觉得目前国内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的状态,有点像是春秋时期,马上要进入战国状态,可能未来会有一个大一统的发展趋势。如果有一天真的汽车行业没办法像大众集团所努力的,把软件、网络和对应的服务做出来的话,中国的汽车行业有点像组装业了,未来的核心价值是一个系统整合和软件定义实现的过程。


  • 电话咨询
  • 021-22306692
  • 15021948198
None